宜昌
关闭
J
荆州
W
武汉
宜昌

温州的张阿姨在杭州为儿子小毛购房,找到房产中介应某。根据杭州当时的购房政策,在主城区购买70年产权商品房须满足“有杭州户口或3年内在杭州连续交满2年社保”,小毛不符合条件。

应某表示可以帮忙托关系“买到购房资格”,张阿姨支付10万元,让应某帮忙“运作”。随后,应某找到某公司的梁某,梁某又与该公司负责人汤某商量,汤某表示可通过与本地人“假结婚”取得购房资格,让应某找来小毛的照片、身份证、户口本等,并收取3万元好处费。汤某有个朋友的女友是杭州人,他给了朋友1万元好处费,让其提供女友的照片、身份证、户口本等。

拿到双方的资料后,汤某联系他人制作了假结婚证,将假证和双方其它资料寄给应某。等张阿姨选好房,应某拿着假结婚证,与买卖双方到杭州市民中心国土部门办事窗口办理过户,经办人员发现买方“夫妻”有异样,整个过程没有交流,便拿着“结婚证”到邻近的婚姻登记处询问,被告知疑似假证,又向小毛户籍所在地的民政部门核实,获悉真相后报警。

应某、梁某、汤某伪造结婚证、结婚证明,触犯法律,受有应有的惩罚。

之前有媒体报道一些中介已经将“假结婚”打造成一条成熟的“产业链”,已经做过上百单,办理一单就要收取3到10万元的费用,收益十分惊人。

过去的几年,各个城市的楼市持续火热,尤其是北上广及杭州的房价一再高企,各地也相继出台了限购政策。其中,婚姻状况往往卡住了很多人的购房资格。如何才能有资格购买住房,有些中介便各种方式穿空子,假离婚骗取购房资格的报道屡见不鲜,办理假结婚同样也是一条路径。

所谓“假结婚”,就是购房者通过中介找人办理真实的结婚证件,从而能够具备购房资格,同时需要支付给中介以及假结婚对象一定的报酬。房屋交易流程结束后,双方再离婚。

假结婚或已经催生出一个完整的链条, 在一场“假结婚”中,中介扮演着关键角色,为客户提供从领证到离婚的一整套服务。

“假结婚”与“假离婚”一样,无疑又是一场荒唐的闹剧,它披着合法的外衣,钻了政策的空子,那么是什么催生出“假结婚”这场闹剧?

有需要才会有市场。购房者拥有了购房资格,假结婚对象有了一笔额外收入,而挣钱、挣快钱,是假结婚对象的主要目的,此方式还“不违法”。因此登记结婚,对他们来说只是走一个简单的程序,购房结束后,程序解除。

以目前我国现行的法律来看,公民完全有结婚和离婚的自由,不能从法律的角度认定其婚姻无效,或者是追究法律责任,只能是从道德层面给予谴责,但后者对于“假结婚”的约束力量微乎其微。归根结底法律法规的真空和法律意识的缺失,是假结婚行业得以发展的直接导火索。

有专家认为看似无懈可击的假结婚的办理流程,从协议上讲就不合法:在明知对方在这种情况下而来找所谓的服务对象,本身非法,最终如果查证属实中介公司所获取的总利润,应当为国家所没收,违反了《合同法》的最基本的合法原则。